首页 > 学生天地 > 校园原创

热雨:一蓑烟雨

   题记:尼采说,生命即审美,只有审美的人生才值得过。热始信然!

  “阁中帝子今何在,槛外长江空自流。”王勃在黄鹤楼头如此浩叹。而李白诗仙亦牢骚满腹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有诗在上头。”可见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古今文人皆不可妄自尊大。

  热雨犹喜歪头思索的孩童,用极其清澈的目光定定地望着你,那是一种使灵魂纯洁的情结。可激发人类的求真求美与求善的欲念,可谓醍醐灌顶。

  而西方人则认为孩童是上帝。童年无疑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,因其幼稚、单纯与执着。在孩童的脑海里,世界是如此的友善与神秘莫测,充满好奇与期待。

  孩童自然口无遮拦,绝不会做假,一切都那么自然、率真与憧憬,似乎无始无终。孩童亦会为争夺玩具而打得不可开交,亦或愿望得不到满足而嚎啕大哭。然后因父母的一句劝慰而破啼为笑。

  而热雨之所以成就为一个诗人,无非是保留了孩童天性中最纯粹的东西,那是相信世界美好的人类信仰与人性的思维纯度。几乎没有一位诗人不曾充满激情,而为自己的作品热血沸腾,可谓力透纸背,然后期待自己的涂鸦洛阳纸贵,风靡一时。

  可以说古今诗人皆视名流为最大的人格水准,不管人生荣辱是非与气节功过,无不视名誉大如天,甚至胜过自己的生命。于是生性淡泊者隐居市井朝野,名利熏心者厮杀官场商肆,野心勃勃者浪迹天涯江海。我们扪心自问:是否背离了自己人类童年的初心?为何变得如此残忍,而生命亦疲惫不堪,一切皆面目全非。

  热雨蜗居于聊大西门某家庭旅馆内,看三三两两的大学生情侣进进出出,一起吃烧烤与酒宴,悠闲地散步,校园内旁若无人的拥吻。青春的身躯线条优美,一头长发泄如飞瀑,上身一袭白衣,而下身则是蓝色牛仔裤,尚有几处磨损露出白皙的肌肤,令人想入非非。而其笑靥与回眸百媚横生,难遮美质与风流。

  是的,我们没有地震、台风与泥石流,没有抢劫、强奸与杀人犯,自然与人文相安无事,我们工资不算太高亦可安身立命,可谓衣食无忧,我们拥有亲情血浓于水,爱情相濡以沫以及友情前呼后拥,如此我们还奢求什么呢?我们的人生清清白白,绝无亏心事可做,于是饥来饱餐酒肉,渴饮热茶美果,闲来亦可诳一诳街,买身新衣与鞋袜,把自己打扮得气度不凡,百媚横生。

  而热雨每月可过五天的乡村生活,无非在广平乡镇中学骑着破旧的自行车穿行于校舍与租借的农舍,在教室阅览室喝喝大茶,读读油墨芳香的报刊,手不释卷。周六周日可赴茌平县城坐坐豪华中巴,于正泰大酒店内吃一顿海鲜,红枣生啤羊肉王八鲍鱼应有尽有,随意夹取,亦可赴聊下榻罗马圣浴看东北星火剧团的节目,或歌或舞亦或民乐摇滚小品不一而足。或许这亦是一种福气,而热雨十足是一位闲人。

  虽然生活上贫穷,但精神上却极满足,热雨阅人无数亦阅书无数。可捧读余秋雨的文化随笔,洞察古今中外名胜遗迹叹为观止,亦可坐读席慕容《无怨的青春》而不知其可心生疑惑:何为真正的诗人?为何诸多篇什令热不忍卒读?

  回首往昔,诸位师友皆散落天涯,朝夕相处的日子已随风而逝,多年来生别死离不再联络,人生至此可谓生不如死。泪水淹没了热雨的天空,所幸躺在旅舍呼呼大睡,半睡半醒间听电脑的老歌:老狼的《同桌的你》,欧阳菲菲的《感恩的心》与罗大佑的《光阴的故事》,令人心醉与心碎。

  音乐无形中抚慰了热雨的累累伤痕,生活中的不尽人意皆已释怀,缓缓流淌的时光带走苦闷与烦忧,诗人或已憔悴不堪,白光丝丝。颓废的是精神而非心态,而热却拥有一颗平常心,望穿秋水犹不自悔。

  热非屈子,尚不会投江自杀而标榜自己“举世皆浊我独清”;热非李白,尚不会散尽千金还复来;热亦非苏子,置身蛮荒之地荷锄负担而不自知。

  后记:要灭绝一个民族,首先摧毁其语言与文化,所谓洗脑而已。这就是人类的历史。

      聊城大学生网:http://dxs.lcxw.cn/lizhi/xiaoyuanyuanchuang/2017-11-06/22926.html


      来源:       投稿信箱:lcdxsxw@163.com QQ群:59695109聊城大学生
如果喜欢请分享:

校花校草



更多校花图片


更多校草图文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