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学生天地 > 校园原创

忆怀渐庄药王庙

   原文地址:忆怀渐庄药王庙作者:老土

  高集镇渐庄村的中央和西头,各有一个占地面积相当大的池塘,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碧绿的荷,荷间莲花点点,荷下清水涟涟,虽是盛夏,却是凉风拂面,暗香袭人。我想,这真是一块难得景致,生活在这里,在这里平静地生活,应该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!

  事实也正是如此,这里就是一块风水宝地。在村西池塘西边的下面,有一口古井,传说已经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了。井内已添满时光的尘土,井口的青砖已经风化残缺,长满了苔藓与杂草,而井的轮廓却依然清晰可辨。村里的所有人都知道,这口井叫“药王井”。

  从“药王井”向西,横过一条南北的小路,约二十米,便是渐庄小学。渐庄小学是九几年在药王庙被拆除后的废墟上建造的。

  旧时的中国,随处可见各种庙宇,它像天上的繁星,像洒落于民间的一粒粒珍珠。以渐庄村、李吉武村、蒋庄村、玉皇庙村为例,这四个村庄位于高集镇的东南方向,且在一条直线上,有一条大路在各村庄的中央穿过。在早些年间,这四个村庄分别都有自己的庙宇,供奉的神灵各不相同。渐庄村供奉药王庙,李吉武村供奉菩萨庙,蒋庄村供奉关帝庙,玉皇庙村供奉玉皇大帝庙。过去,一年四时都有善男信女到庙里祈福拜神,香火不断,如果赶上庙会,那更是人头攒动,尤为热闹。

  过去的人们,时刻都离不开庙宇,离不开庙里供奉的神仙,许多无法做到的事情,往往就是到庙里祈求神仙保佑。在解放前,药王庙还十分兴旺,方圆二三百里之内,几乎无人不知,为了求得药王庙的一个神签儿,人们往往要走上上百里的路程。

  据村里八十岁的王吉兴老人讲,渐庄的药王庙,始建于清朝中期。药王庙坐北朝南,若大的庙门东西方各有一个角楼,往里走,两边是侧殿,正殿雄伟,院内有三个香炉,从正殿两侧过去,北边是后殿。正殿里,中央供奉的是孙思邈,华佗和扁鹊分立两旁。从南门出来,正南方百米之外,建有一座宏伟的戏楼。整个药王庙和戏楼,都是砖木结构,底座以砖石砌垒,大殿之内四根圆木立柱,角楼也是由四根立柱支撑,给人的感觉,整体建筑浑厚结实,美观而灵巧,侧殿内有大量壁画,色彩鲜艳,人物活灵活现,并配有文字,讲述的多是关于药王的故事。

  戏楼楼顶构筑精巧,无一钉梢,环环相扣,衔接而成,而且雕龙画柱,造型独特。据说,当年请了南方十多位工匠高手,精心建造而成。翘起的四角飞檐,都挂有悬铃,风过铃响,老远都能听到。

  当年建造药王庙的,是丘庄中的一丘姓的大户人家。丘家是当地的名门旺族,良田千亩,存粮万邱,家丁百人,金银无数。当时,各地都大兴土木,建造庙宇,丘家也出巨资兴建,周围百乡的群众也纷纷响应,捐款出力,修建了这座由民间出资建设的绝无仅有的药王庙。

  关于药王庙选址,还有“一箭定方位”的说法。说是丘家人请了不少风水先生,为庙宇选址,他们各说各的理,相持不下。于是,丘家的族长取下挂在墙上的长弓,从箭囊里抽出一枝花翎箭,登上自家角楼,从角楼上闭眼自转三圈后,弯弓搭箭,用力射出。他说,箭到之处,便是药王庙的正殿了!没想到,这一箭竟射到了二三里之外的渐庄附近,家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花翎箭所落之地。众位先生到落箭处一看,纷纷跪地叩拜,众口齐称:此地真乃风水宝地,药王幸甚,百姓幸甚,丘家幸甚!

  提起曾经的药王庙,别说渐庄人,就是周围村子的百姓,那也能信手拈来许多的故事与传说。

  说是有一天,黄河南边东平县,有一大户人家发葬,众人正抬一棺材走在出殡的路上,幡旗招展、哭声连天、悲痛之声不绝于耳。这时,有一白发老者带领一徒弟,上前拦住出殡的人群,轻声对众人说道,棺中之人未死,为何却要埋了?众人听了,止住哭声,怒诉老者,人死不死我们还不知道吗?死者家人也上前说,我家娘子难产,孩子尚未出生,就死在了腹中,娘子也是因痛苦而生,你怎么能这样乱说,羞辱我家大埋活人?老者不并着急,指了指棺材下面的血迹说,这血是从棺材里流出来的,从血迹上看,并非是死人之血!众人仍然不信,要轰赶老者快快走开,别耽误了出殡的时辰。老者解释说,休要动怒,此人真的未死,我可给医治!这时,就有人说,既然这样,就让他看看无妨,若真的未死,我们好生谢他,若是人已经死了,我们也饶不了他,让他披麻带孝,为死者送葬。于是,众人这才放下棺材,让其医治。棺中的妇人虽身怀六甲,却也气息全无。老者用银针在其丹田穴处扎了一针,那妇人便慢慢睁开了眼睛。老者接着说,大人已救活,我再救活孩子,说着拿出银针又在那妇人腹部扎了一针,瞬间孩子便生了出来,呱呱大哭。

  众人连忙跪倒拜谢,皆称遇了神仙。家人问先生地址,以便日后答谢。老者不语,还礼便走,其小徒回过头来说道,要找我们也容易,就是黄河以北八大杨。后来,这户人家感觉如此大恩,一定要答谢人家才是,便派人到黄河以北四处打听,可是都不知道哪里是八大杨。这一天,正心灰意冷之时,他们在药王庙前的官道上休息,顺便问当地百姓八大杨在什么地方,众人仍然不知。这时,就听有人说,这庙门前正好有八棵杨树,莫非就是这里吗?当地百姓说,你们可到庙中看一看。进到庙里,众人发现正殿中间端坐着的,正是那位老者的模样,他们这才愰然大悟,原来他们的恩人就是药王啊,他们忙上前跪拜谢恩。临走,他们又留下大笔钱财,要求当地为药王重塑其身。

  还有一个传说,说是药王和华佗二人在民间寻游,来到一山谷前,周围群山环抱,浓荫蔽日。突然听见一阵疾风刮过,一只猛虎张着血盆大口冲到他们面前,拦住了去路。吓得华佗连忙躲到药王的身后,药王说,你莫怕,这老虎是来找咱看病的,华佗不信,问何以见得,药王说,你没看到它张着大嘴多时就是不闭吗?说着药王走向前去,把手伸到虎嘴里,从里取出了一根卡在虎口中的银簪子,老虎向药王轻轻点头,静静离去。原来,这只老虎在林中吃了一位过路的妇人,不想妇人头上的簪子扎住了老虎,痛苦不堪,正好药王在此经过,它便向药王求救。

  再说一个关于药王母亲得病的故事。药王的母亲得了急病,他大哥对母亲说,我弟弟是世人皆知的药王,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。于是,他就用小车推着母亲到这里寻找药王。药王为母亲把脉后,偷偷地告诉大哥,母亲的病是不治之症,你把咱娘送回家去,一个月后我也回去,为老人出殡。大哥听后,怒诉药王,都说你是神医,会给别人看病,却不会给咱娘看病,药王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开了。其兄只好又推着母亲回去,当走到一松树林时,母亲说,我口渴得厉害,你去找些水来,他只好放下车子去找水。可是,天气干旱,河里无水,又无水井,找了许久也没找到。刚转身要走时,看见一坟头,上面露出一个人的空脑壳,里面有些污水,还发现里面有两条小蛇在游动。他寻思,母亲已经这样了,不能再让她受口渴之罪,于是就将小蛇挑出,把水倒入碗中,让母亲喝了。时隔不久,药王回家,看见母亲正坐在门口高兴地晒着太阳。他感到十分惊讶,急忙去问大哥,大哥怪罪他说,你还回家干什么,不养老娘倒也罢了,为何还咒她老人家早死?药王再三询问,大哥才把那天喝骷髅之水的事说了一遍,药王听后大笑道,我早就知道此药方能救母亲,只是这“二龙戏水”世间难寻,水为天上无根之水,龙为刚孵出之幼蛇啊,此乃是上天救我母亲性命啊!

  类似这样的传说,在渐庄的百姓中还有许多,而且版本各不相同。就是这些传说,却成了渐庄人生活的一部分,闲来无事时,人们坐在村头巷尾,聊个没完没了,老人讲给年轻人听,年轻人讲给小孩子听。只是,孙思邈和华佗本就不是同一时代的人,却硬被百姓编在一起,觉得实在是有意思。

  当年的药王庙远近闻名,而且在每年农历的四月和十月,都要举办大型的庙会。四面八方的人们都到庙里来,许愿还愿,为家人和自己祈福。过去的人,小病小灾的,都是去庙里求求神仙,只有大病才会去看郎中。听渐庄的老人讲,早些年,一个叫王先忠的道士,家是牛角店曹庄人,曾长期在药王庙里居住,为百姓抽签看病。据说,在他有一大把的竹签子,上面写着许多中药方子,人们到庙里来请他看病,他就让来人晃动装有签子的筒子,一会儿便有一根签子自动跳出来,他就依照签子上面写的内容为药。

  药王庙东面的那口井,也是一口神井。说是喝了此井的水,可以祛除百病。过去赶庙会的人们,都要到这里讨一罐此井的水提回去。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代,药王庙已经被拆除了,还有不少人将此井水视作“神水”,走老远的路,到这里来提水喝。现在的老人们讲,此井也确实不同一般,自建了药王庙之时,便挖了这样一眼井,可是二百多年间,此井从未枯过,而且水质清澈甘冽。

  关于这口井,还有一个药王驯化巨蟒的传说。说是有一条巨蟒就盘踞在这口井里,时常出来祸害生灵,经常就听说谁家的孩子走丢了。于是,不少人就到庙里来,请求药王除此一害。一天夜里,曾有人看见一道白光从井里闪出,顿时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,抬头便看到一长髯老者正骑着一条巨蟒在空中盘旋。第二天,人们发现这场雨只湿了药王庙附近的那块土地。再后来,有人看到一条巨蟒的尾巴从戏楼顶端的木梁上垂下,却再也没有伤过人。而且,在炎热的夏天,还会让整个戏楼都清凉无比,很多人都喜欢带着马扎到戏楼附近纳凉聊天。

  人们说,这是药王把巨蟒收作了徒弟,让它在药王庙前看门护院。

  1948年,国民党军队大部分已经南撤,可是,还有还乡团时常与我解放军交火。为了确保解放区群众的生活、生产安宁,阻止还乡团北上,我解放军需要大量的石料与木料,用来修筑攻势。在这种情况下,药王庙和戏楼便在一夜之间被拆除了,运往了黄河大堤。一位78岁的老人,当年就参加了药王庙的拆除工作。他说,当时那形势,心里就是再心疼,又有谁敢说一个不字啊!

  如今,在东阿县城的洛神湖公园里,刚刚落成的药王庙就建在了新近命名的“药王山”上。新药王庙无论怎么看,都像是一处风景,公园里的一个景点而已。当然,不管新药王庙里的药王能否医治好人们往日心灵的伤痕,我们还是希望它的香火旺盛些,再旺盛些。

  渐庄的药王庙永远的没了,许多年之后,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记得它的存在?

      聊城大学生网:http://dxs.lcxw.cn/lizhi/xiaoyuanyuanchuang/2017-07-12/19902.html


      来源:       投稿信箱:lcdxsxw@163.com QQ群:59695109聊城大学生
如果喜欢请分享:

校花校草



更多校花图片


更多校草图文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