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学生天地 > 学生励志

灰飞烟灭陈官寺

  “……寺前寺右建筑群,古塔陵地石猪羊;寺后寺左月牙湖,小桥莲荷碧波荡,云绕茂林藏右殿,蛙鸣鱼翔寺倒映。布局有分有聚自成系,十曰美名世流芳……”这是《陈官寺赋》中的诗句。

  在东阿县高集镇北约六华里的北张集村与张小村之间,有一处高高的土丘,突出四周地面两三米之多,这里就是曾经辉煌了千年的陈官寺遗址。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战乱纷争,而陈官寺的香火一直旺盛。而1943年的一把大火,将若大的陈官寺化为了灰烬。那是一段我们年轻不曾经历的时光,更不曾亲眼目睹昔日陈官寺的繁荣,以及它被大火燃烧后的悲惨。

  2007年,经二十八位耄耋古稀之年老人的陈述,由张元溧先生执笔,完成了这篇《陈官寺赋》,印成了一本简单的小册子。我看到,在这本小册的最后,记录下了为《陈官寺赋》提供过原始资料的二十八位老人的名单,而有六七位老人的名字是用黑框框起来的,也就是说,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们。看到这里,心里便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。这本小册子是2007年打印装订成册的,时隔四年的时间,不知道,他们当中又有几人的名字上被划上了黑框。

  人总是要走的,这个世上每一分钟都有人在老去。人是这样,任何东西都是这样,有生便有灭,有来就有去。陈官寺也去了,后人无法真正恢复它的原貌了,无法让它得以重生了。

  在北张集村南面的不远处,有一小块空地,四周生长着一些树,几块水泥预制板,几块普通的石头,就是周围几个村老人的活动场所,他们在这里下棋、读报纸、听收音机,或者随意的聊天。我在这里遇到了《陈官寺赋》的编撰者之一的崔永荣老人,已经八十四岁了,看上去身体和精神都还不错,很是健谈,拉起陈官寺的过去,更是来了兴致。

  传说,当时的北张集村陈家有人在宋代朝中任尚书,是相当了不起的官位。陈家家业兴旺,曾找一位当地非常有名的风水先生,为陈家看墓地,定穴位。风水先生看后不语。陈家人连连追问,先生直摇头。最后,在陈家的苦苦哀求下这位风水先生说,我如果把这墓穴给你定准后,你家事业准得更上一层楼,家业更大,可是我的眼睛就会看不到东西、生活无法自理。当时陈家人满口答应说,如果到时家业更兴旺,你看不到东西,我们陈家人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,让你享受荣华富贵,为你养老送终,保你衣食无忧,绝不食言。

  先生见陈家人如此诚意,便告诉陈家的族长,可将陈家原来的墓地迁至村东南方向三里处,那里是一块千年难遇的风水宝地,占了这块土地,陈家日后必然更加昌盛。正像风水先生说的那样,确定墓穴数年后,陈家的生意兴隆、人丁兴旺、官运亨通。陈家的一个孙子在宋朝的科举考试中,顺利通过殿试,在朝中谋得了一个官位,到后来,竟然晋升为朝廷中特许可以带刀上殿见皇上的人,当地老百姓称“带刀指挥”。

  在高集一带,至今流传说着“五里三指挥”的说法,意思是说从孙安村到北张集村的五里之内,曾出了三个“带刀指挥”的人物。一个是孙安村的李家,一个是朱海村的朱家,另外一个就是北张集村的陈家。可是这“三指挥”都叫什么名字,当地百姓谁也说不出来。不过,我还是相信了这样的一个传说,虽是民间传说,必然不是空穴来风,只是口语相传,没有文字上的记载。

  不久,陈家人便承诺了誓言,把风水先生接了过来。开始,陈家人对风水先生照顾的无微不至,嘘寒问暖,先生也非常满意。可是持续了几年后,陈家的后人就渐渐地对先生怠慢了,对先生的恩情忘到了九霄云外,甚至视先生为多余的人,把先生遗弃的牛棚里,吃的是剩菜剩饭,甚至连续几天也不给他送饭,对其不管不问。认为自己的家业已经根深蒂固,有没有风水先生,已经无所谓了。

  风水先生的徒弟到陈家来看望师傅,看到师傅衣不遮体,骨瘦如柴,再看先生碗里的剩的饭时,里面满是蝇蛆。徒弟非常气愤,陈家人这样对你,实在不仁不义,请问师傅是否有破了陈家风水的招术。先生说,只要在确定的墓地东侧修一座寺庙便可将陈家的风水打破,其实也不是我要破了他家的风水,我不破,天也破。听了师傅的话,徒弟掩涕而出。不久,徒弟就跟陈家人说,如果在你家陵地东侧再修建寺庙一座,家业会更加兴,财源更加旺盛。陈家人向先生询问,先生听后只是点头。陈家人信以为真听后,很是高兴,便招集苦力,出巨资修建寺庙,取名为“陈官寺”。陈官寺修建过程中,家业已经开始逐渐衰败,弟兄不和,争夺家产,尚书大人官职也被罢免,两位“带刀指挥”的孙子也在朝中犯下重罪,被处以极刑,从此家业一落千丈。等陈家人回神儿来,再去找风水先生时,先生早不知所踪,陈家追悔莫及。

  传说,两位“带刀指挥”犯下重罪,在京城刑场上处以极刑的前一天夜晚,北张集的村民曾看到陈家墓地里出现了一只大船,在船头上站着两只公鸡。突然,一个身影闪过,手起刀落,两只公鸡的鸡头瞬间落地。第二天,在陈家墓地里,人们只看到了两个被斩下的鸡头,鸡身和大船已不知去向。当然,这种说法,我觉得不可信,是后来编造出来的。

  修建了一半的陈官寺,陈家已经无力再建。后来,据说,有周围十个乡村的百姓为陈官寺筹集资金,捐款捐物,出人出力,终于完成了陈官寺的后期工程。建成后的庙宇宏伟气魄、占地十余亩。据说,寺院建成后,有人站在寺院中心向四外张望,发现东南西北竟然有九条道路通向陈官寺,如同九条大龙弯延而聚,向寺院飞来,是寺院的吉祥之兆。后来,人们又把陈官寺的位置称作“九龙口”,直至今日。

  还有这样一个传说,张小村的王二起了一个大早,到自家地里锄草,锄着锄着,突然发现一个很大的墓穴,他就径直走了进去,走着走着,就看到里面有一盏油灯亮着,一个妇女在推磨,磨豆子。正好油灯长了灯花,不太亮,王二走过去拿起一根拨灯的木棍帮着妇女挑挑了灯捻,并顺手把木棍插放在了口袋里。他按原路回到地上,天已经亮,他媳妇给他来送饭,他说对媳妇说了,媳妇不信。王二说,你不信,我这里还有给她拨灯的木棍呢,说着就掏了出来,结果一看,竟然是根金针,上面写着字“王二拨灯,赏给二钱金”。回头再去找那穴口时,怎么找也找不到了。

  当然,似乎这样的传说故事还有许多,老人极愿意给你讲这些故事,聊起来就没完没了。

  崔永荣老人说,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,确实有人在陈官寺的地下挖出过不少铜钱,人们并不太把那些东西当回事儿,不少人的家里都放着许多铜钱,孩子们都随意拿着玩。当地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叫“九瓮十八锅,路东没有路西多”,指的就是当时挖出来很多的铜钱和其它金银财宝。当然,这样的说法是有些夸张,但这也足可以证明,当年的陈官寺是何等的香火旺盛。

  “宋朝建、元代检、明朝兴、清代镌,千百教徒演悲壮……塑佛像、传教事、昌善良,主持方丈留余香……”从这些诗赋里,我们也可以感觉到绵绵千年陈官寺的繁荣景象。

  抗日战争时期,肖华支队带领八路军曾在这里与日本鬼子开展过游击战,老人们说,在这里有过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,两名八路军战士就牺牲在了这里。当时的陈官寺四通八达,地势险要,为了防止日军把这里作为攻击我军的据点,八路军竟然一把大火把陈官寺给烧了,大火烧了好几天才熄灭,上千年的陈官寺,就这样在人们的生活中永远的消失了。我想,这样一个事件,肖华将军一定是不曾知晓的,而他手下的那支八路军也一定是一支地地道道的土八路,只知道扛枪打仗,为了抗战的胜利,什么都不重要,什么都可以不要,他们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东西有多么宝贵。

  老人们清晰地记得,解放前的陈官寺,每年都有大型的庙会,方圆百里的商户都到这里来赶庙会,看大戏,看杂耍,进行物资交流。一回想起来,老人们的脸上便流露出了既幸福又苦涩的、难以言说的表情。可惜,可惜,一把大火,陈官寺就这样灰飞烟灭了。水火无情,而有罪的却不是水火。一把大火所烧掉的,还有这些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突然离开我们的老人们的青春旧梦。

      聊城大学生网:http://dxs.lcxw.cn/lizhi/lizhi/2017-07-12/19897.html


      来源:       投稿信箱:lcdxsxw@163.com QQ群:59695109聊城大学生
如果喜欢请分享:

校花校草



更多校花图片


更多校草图文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